邢氏宗谱序

    中华邢氏网 2012年11月7日 万家姓


人之有祖,犹水之有源,木之有本也。水有源,则流长;木有本,则枝茂。人能积德,子孙自蕃,此理势之必然者。

粤稽邢氏著姓,本于凡、将、邢、茅,子孙因以国为氏。世居河间,延蔓四方。显宗公相秦有功,封富民侯;斌公仕汉,官都尉;枢公官迁至尚书;颙公仕魏,官司隶校尉,转升尚书;巒公为中书侍郎;文公官至尚书;君牙公仕唐,官凤翔节度使,徙江东婺源;公甫公仕宋,怀州太守。自周历秦、汉、唐以来千有余岁,代不乏人。但表其历代之显,而世次莫可纪也。
公甫子二:曰忠,曰恕。忠迁饶州鄱阳,恕迁甯波鄞县,以文学擢御史。忠孙曰明,曰哲。明由鄱阳迁九江孔家垅,哲由鄱阳迁修宁长乐乡奖田。传至裕公讳君实字敦夫迁石壁,勤俭以力农事,築黉冈书屋,以训子孙,绵绵益盛,英声振奕。牛羊乘马,畜产成群,置庄于瓜源概岭龙腹上青茅冈及建昌山田。租会九千有零,茶磨车场三十六所,白水、黄芽二洞窑场七百二处,各设庄甲掌管。佃人三百六十余户,仆隶百余,分任诸事,不严而治。贮绩万亿,富盛乡邑,远近咸称敦夫十万翁。翁且乐善好施,赈贫卹匮,年高德昭,名闻于朝。
宋孝宗淳熙三年,翁巳九十,诏行养老之礼,锡帛赐爵,授迪功郎。翁娶坪坑顾氏,子三:曰楷,曰椿,曰楫。楷生时亮、时任、时飞。椿生时熙。楫生时熊、时闵、时问。熙生大焕、大烨、大方、大煇、大显。焕由石壁迁西坑,生春年。年生子三:曰崧、曰嶽、曰凱。
凱宋嘉定甲戌袁甫榜进士,终吏部侍郎,赠年朝散大夫。乃于西坑韩山建侍郎府,架望烟楼,以赈贫乏。置祭先田,分四拔以崇祀事。虽居显位,不炫耀闾里。生子四:曰锷,恩授文林郎;曰鏐,曰鏞,曰鑰,鑰官授江陵潜江县尉。锷生子文瀚,恩授将仕郎。鏐生文浚,官授修武护尉。鏞生文澜,官至武翼大夫。鑰生文渊,官授征仕郎。瀚生天礼、天显、天森。浚生天宁、天麒、天荣、天才。宁官至廸功郎。澜生天祥、天麟、天寿、天叔、天庆。叔官授杭州太学上舍。渊生天粹、天聪、天爵。以居隘人稠,天礼由西坑迁黉冈;天显由西坑迁桐坪;天森由西坑迁上青;天宁由西坑迁瓜源,天麒由西坑迁中泮。至以忠质敏好学,擢大学释褐,任台州教授,升安陆知军,终官兴国通判,子孙因家焉。天荣由西坑迁上董;天才由西坑迁瑞昌上硔下硔;天祥由西坑迁建昌上河;天麟由西坑迁坑下桥;天寿由西坑赘太博肖氏,遂卜南阳居之;天叔仍居西坑,后支分红硃坑;天庆由西坑迁楚竹牌门;天粹由西坑迁龙港;天聪由西坑迁双河;天爵由西坑迁宁州,是皆春年三子凱裔也。其他散居石岭中泮、
上庄、下庄、殷茶坊、黄泥坑、凤口、涳滩、韩山、长墅源、坪坑、泉口、大逄、散鱼坑,一皆裕公之裔,因不能悉纪也。
适逢元季群贼併起,黎民失所,避乱无地。幸我大明御极,天下升平,复归故土。家室尽毁,田园荒芜,夙夜勤劳补葺,僅复旧业。巡视四山,先坟略存二百余所。其中被盗掘窃,暴露过半。鼎新修整,仍鸠同宗,各佥举一长,登名于祭先簿。循四拨故事,四年一周,及时祭扫,以妥先灵。
虑家谱遭乱迷失,僅存谱系一二。因修塜,幸获暗碑,益知祖宗支派之详。于是黉冈均仁、桐坪淑宝、上河宗奇,同南阳叔长字绍宗者,重修谱记,以培其本,以清其源。惟冀先灵庇佑,后人族益众,家益兴,有能善体先志,修辑锓刻,以传于后。庻罔迷途辙,可谓克光前烈者矣。不然,时移地易,迹远情疏,能保其不涂人乎?勗诸。
明永乐癸卯祀端阳二日 乡贡进士文峰江左 拜撰


二届(1)、明隆庆辛未(公元1571年)谱序
予嘉靖丙午遊邑庠,越己酉、壬子、戊午,屡试未第,志拳拳弗少懈。适罹厄会剧讼,连构躬亲。六七年间,日不暇给,遂厌倦而乐闲适焉。
继遭回禄,谱概煨烬,宗侄讳讷、兄朝清、侄讳诏者,俱庠生也,咸切悼之,遂商确而蒐辑之。
乃偕黉冈同宗讳亮者,沿历各宗,由宁抵建,自吴达楚,罔不遍阅考订,以成是帙。非徒以清源流、别宗支、明昭穆巳也。
行将合族属之睽违,联子性之涣散,使知敬所当敬,爱所当爱,则吾辈修谱之功,大有禆于奕世矣,豈曰小补云哉?
裕公十九世孙东川彦书

二届(2)、明隆庆辛未(公元1571年)谱序
讷,桐坪裔也。少与南阳叔曰清、曰彦,弟曰诏,同游邑庠,善相告,过相规,义契甚相得。
暇日与谒厥考南坡先生,求正所学。先生因属予曰:“家之有谱,所以纪祖宗、联子孙也。吾族谱系失修,尊卑无序,是吾忧也。兹既耄矣,汝等其推所学以成吾志”。讷等领教唯唯,然终以有荒文艺未果。及今讲学少暇,思南翁之言为承先启后美意。议论间,适有黉冈裔曰福亮者来访。曰:“某舘楚,有富川族翁号北山者,声濯楚藩,同厥昆竹溪、桥南、龙溪、绍溪、杨岭,孜孜于谱”。遂出其手画分派之图示予,因详阅之,乃以忠公宦楚,因家焉。其后裔居富川曰荻田桥、打马嘴、银山鳌头、下岩,支分甚蕃。余深庆其源流有自,而同事之有人也。于是偕宗友历远近而遍告之,罔不景从,隨览各宗谱牒。吊法虽殊,源流则一。观古跡,審贤否,辩真伪,草録群裔以归。
假馆于云台书院,与二三子参用欧、苏古法以成其帙。五世一提,其序不乱,瓜藤衍派,其次益彰。别昭穆,明亲疏,序其分之尊卑,定其服之隆杀。著讳字,所以防重复之嫌也,载坟墓,所以戒侵陵之患也;书嫁娶,所以重人道之本也。
是谱也,非徒萃宗支、拔显耀以亢闾里设也。诚欲后之人,视此以敦亲睦,知某辈某行我祖父俦也,我兄弟派也,某乡某邑我先世居也。必当蔼然致亲爱以相与,诚敬以相接,是祖宗之心也,亦吾二三子修谱之心也,谨序。
裕公二十二世孙凤冈 拜撰

三届(1)、清乾隆丁巳(公元1737年)谱序
训,九岁失怙,课读惟母。质虽不敏,而志不欲以侪俗终。惟孜孜于学,未获与族君子会晤,以笃家谊。然绍先垂后之举,予亦尝有志焉。
适乙卯岁冬,上河祥公裔倚有氏等翰下,邀修家乘,实获我心,随如所邀肃覆。
越丙辰菊月,始倡义立局于兴国荻田,至丁巳夏月告竣。予因溯我祖凱公一支,派分十五,而今合修者惟八,似犹未愜予怀。既而思之,舆图甚广,惟列八方,治理至繁,总归八政。且“万舞”之乐,以八宣爻象之作,以八推律吕之数。以八生,大都皆肇之于八也,安得以八少之哉?
即八支内,姑就一支言之,或迁乔各异,编籍不同,又不啻雲岭之有五嶽,沧海之有细流,则八又不僅于八矣。矧自宋迄今,其间伟人硕士、簪缨缙绅,后先继起,不但罄竹莫书,而且藉藉人口实繁,有徒不益见。肇自八者,而含发育之象也哉?
虽然犹有望教家之道,孝悌为先,爵禄之典,言行为階。使吾族人士,率父兄之教,敦子弟之行,树德立功,当必有如虞之八元,周之八士,荀之八龙,以为斯谱荣。豈但区区如族支之僅名为八而己哉?是为序。
春年公十九世孙 唐佳窝维阁名训肃菴台臣氏譔

三届(2)、清乾隆丁巳(公元1737年)谱序
吾家之谱,始自明永乐年,继修于隆庆间。其中世系源流,固巳披图而瞭如指掌,按牒而燦若日星,无容赘说。但因前谱未尽载者,臚陈其概。以垂后云。
庸,兴国荻田支天麒公之裔也。先祖登丁酉贤书,严君考授承事郎,赖祖父庆,得叨郡庠,志功上进,屡试未第。
是岁与兄庠生讳礼,同授徒于本庄别业。聚首之暇,谓弟聲远、至周畿、峙中,与受业侄对廷、侄孙凤来辈:吾家谱自隆庆迄今百余年未修,恐再传而后,前人嘉言懿行,不无人往风微之概。谱之宜修,诚今日之急务也。在坐恭向致词曰:“今圣天子初秉乾刚,崇儒重道,特广恩科,俟赴闱后共议是举”。
越旬日,有登仕、与可、容昭者来馆,手出二札,开缄视之,则珠玉風生,古致历落,望而知为宿学名儒,乃江右倚有,邀修族谱也。即欣然肃復二柬,订约下秋。至秋秒,则倚有同各庄族长若台臣、大也、禹文、载谟、淑和、次仁、海若等,皆彬彬之儒,应期而至。因会族叔廷援、兄周弼、璧玉、瞻慈,至念五、任三等,定局敝支,共勷其事,参阅旧谱,斟酌損益。前谱未载生殁年月,而今载之,俾后人见之,而事死如事生,事亡如事存也。前谱未载坟墓坐向以及山界坟禁,而今载之,俾后人知某祖葬某山某向,亿万年不致遗失混争也。前谱未载各庄迁徙,今悉载于本人名下,使后裔知某祖始卜宅于兹,不忘其荒度之功也。前谱未载嫁娶姓氏,今并及之,亦使后人故旧不遗,敦姻谊也。他如冰霜苦婺、烟霞达士、以及孝友端方、豪侠好义者,间于其人名下,赠以数言,非溢美也。亦以其人芳规,实有足纪,所以阐幽光、励后进也。至前谱中所製传记、诗序,皆存其旧,不敢增減,以没先人之善也。
夫是帙纂修,或因前人所巳为,或补前人所未为,参互考订,以期全备,诸族长之力居多,而余不过襄其成耳。若自修之后,象贤崇德,彬彬辈出,桂馥兰馨,济济挺生,由家乘而入州县志、而入直省、与一统全志。功赞皇猷,名垂青史,是又有望于后之达人。因弁数语于首,以昭兹来许焉。
春年公二十世孙庠生中庸谨序

三届(3)、清乾隆丁巳(公元1737年)谱序
间尝读书,怀古之际,见有聿修人倫者,不胜爱之慕之。良以能敦伦者,自知睦族,既知睦族,则忠君爱国之道一以贯之。传所谓“孝可事君,弟可事长,慈可使众”是也。
但宗族散在四方,远近異势,新疏异形,非若聚顺一堂,易为亲爱。然究之,犹水有分派,木有分枝,而本源实一,又何有远近亲疏之别乎?
当今景物熙皞,圣天子在御,诏谕臣民修族谱以联疏远。大哉王言,诚教孝教弟教慈之至意也。予聆纶音,虽志切名途,而修谱在念。
丙辰春,修辞通问,合族君子皆踴躍从事。约在九月假馆荻田,一时萃会,類皆光明尔雅之英。叙及宗派,而皆为春年公嫡裔也。溯及分迁,而皆自西坑发源也。补前人未备,録后人遗亡,诸君子同一孝悌慈之心。序昭穆,不以盛衰异前后;别长幼,不以远近异敬爱;订婚姻,不以富贵混门第;守坵垅,不以强众侵寡弱。是今日可以入家廟,即异日亦可以见祖宗于地下矣。我邢氏之子孙,益思所继之述之,为前人光也哉。
春年公二十世孙继轼撰



三届(4)、清乾隆丁巳(公元1737年)谱序
尝闻莫为之前,虽美弗彰;莫为之后,虽盛弗传。前后虽殊,而用心一、成功一也。
吾邢氏宗谱,整修永乐,重辑隆庆,今经百余岁矣。其中不无蠧朽残缺,重修之举,豈容缓哉?
兹幸乙卯冬,上河兄倚有氏者,理窥二酉,识通古今,起而举行其事。致书于予曰:“兴国荻田乃吾族天字派麒公裔也,后嗣繁盛,谅必均有是敦本睦族之念。吾与汝无惮鞅掌,协力同心,共襄厥事,必无有难为者”。予忻然唯命是听。
越明年丙辰秋,赴楚立局荻田,至丁巳仲夏而成此帙。斯时也,予固不胜欣然矣,第思此举,不数月而成,益叹吾族中前有人以始之,后有人以继之,真无恭于邢氏之世家也,是为序。
春年公二十一世孙继鼎名谦撰

四届(1)、清乾隆癸卯(公元1783年)重修宗谱公序
《记》有之:“自仁率亲,自义率祖”。则夫溯源而上,沂流而下,动念于葛藟本根之所自而不容巳。修谱一事,其最著也。
然编列之次第,令世代相沿,厘然若黑白之分明,而无所闇惑,斯巳无余事。一切舖张扬厉之辞,固在所无庸焉。
矧钦奉功今,饬各姓纂订宗谱,检剔违碍,示谕谆切。盖使普天率士,杜僣妄之阶,安氓庻之分,以昭为下不倍之至意。属在齐民,敢不是训是行,致干大典以取戾哉?故我邢氏宗谱重修于乾隆丁巳,距今四十七年,世系渊源,非不宛然在目,然豈无违礙字句,犹堪摘及一二?
爰客岁秋杪,会议重辑,预订各支清録原草。届今孟春设局于南阳之翙梧堂,取前谱互加校阅几新。旧传赞槩拼挡弗事,即序文之不能尽废者,极之片语只字,必悉心参酌,始登载篇首以志巅末。蓋不敢踵事增华,亦非因陋就简。凡以恪守王章,循愚贱,惩反侧,凛凛乎无敢差忒云尔。抑是帙之成,非苟然巳也。
详丁巳谱,易瓜蕂为五世,以支派以分徙。先人之邱墓及存殁岁月婚配氏族属,较前明详且备矣。然其间要不无考核未精,致留遗误之憾。
兹编复从残篇蠹简、荒碑断碣中,毕力搜求,讹者正之,缺者補之,颠越者叙次之,于以信今而传后,殆不无小補也。则自今以往,或数十年,或数百年,有笃于亲亲之谊者,思以举修废墜。此一役也,夫非沂流溯源之一助哉?谨叙。

 

四届(2)、清乾隆癸卯(公元1783年)谱序
古者亲亲,以三为五,以五为九。三:父、子、孙也;五:衰、期、功、缌麻也;九:自高祖至玄孙为九族也。推而言之,凡同宗者皆谓之族。《周礼》有三族之掌;《戴记》有五服之义;《尚书》有九族之亲。后世敦三族、睦五服而联九族者,莫逾于谱。
六朝以前,士民家谱或不尽传。唐太宗时,征合天下谱一百九十三姓,而我邢氏与焉,则我氏之谱之根源不紊也,职有自来矣。嗣是历代纂辑,具有成书。
越我朝乾隆丁巳,诸前辈复沿其旧而增之,探本穷源,炳炳烺烺,无容赘述。迄今又四十余春矣,生齿益蕃。族有来言者曰:“谱,以一世不修为不孝”,今其时巳过,又当宪谕煌煌,各族皆有是举,我邢氏乌可或缓欤?
爰设局于我南阳翙梧堂,时与事者,近则有黉冈、上青、唐佳窝、红硃坑、桐坪、东源诸庄,远则有南康、建昌、九江、瑞昌、柯乐源、楚省富川,皆接踵而至,诚盛事也。董斯任者,亦惟体同族踴躍之意,以毋贻先人羞可耳。
且夫谱之宜修有二,而其为病有五:年代深远,风雨蠧蚀,字跡阙略,其一宜修也;人丁日繁,生殁葬娶,岁有增加,其二宜修也。若夫夸靡者流,不祖己祖,濫引先朝仕宦,缀设简端,此一病也;攀援豪贵,弃掷贫贱,疏者亲而亲者反疏,此二病也;继祧不明,宗支混杂,同姓或颠倒昭穆,异姓或牵引螟蛉,此三病也;僧佛之徒,灭理绝祀,例宜屏削,近或仍列世系,秽污先人,此四病也;他如藉无嗣孤塜,改注葬地,冒人产业,名曰家谱,实属讼原,此五病也。
嗟夫!先儒谱法綦重且严。谱法不立,上无以慰祖宗,下难以示子孙,滋罪甚矣,尚何足言“以三为五,以五为九”之义哉。
蒋藉先人余荫,濫叨黉序,竊思谱之宜修者有年。今幸同局诸君子不以蒋为不肖,使得忝与局事。自旧冬于兹凡九阅月,兢兢然,不敢或忽者,诚恐察识未精,蹈此五病,为我家乘秽也。于是阙者补之,略者详之,讹者正之,芜者芟之,务求合乎先儒之谱法而后巳。
凡传记铭赞不无过当,恐涉违碍,概从删削。谱成付诸剞劂,书此以为后之修谱者鑑。
春年公二十二世孙廩生克实名蒋撰

五届(1)、清嘉庆甲戌(公元1814年)重修宗谱公序
谱之不容不辑,辑之不容不慎,前辈诸公固言之详矣。今之建局于荻田敬爱堂也,幸去前届未远,悉照旧例以行其事,并未尝另生一说,别参一解,则又何辞之有?
第其中有可幸者,我太祖凱公裔,天字分派,十有五人,遭兵燹之后,几疑宗族星散,末由稽考。何意自明永乐、隆庆以至国朝丁巳、癸卯、四合葺修,前已由八而九,今且由九
而十,异日者不可由十而十五?愈庆我祖在天之灵,默相感召也哉!
致于协力同心,昼夜检阅,要不过举从前所辑之牒,逐一对勘分明,为所当为而己矣,是为序。

五届(2)、家学渊源叙略
嘉庆甲戌公譔
尝思天为天下而笃生斯文,正欲藉斯文以振兴天下,并令以其言其行举而笔之于书,使人爱而读之,習而传之,虽百世之后,四海之遥,莫不慨然想见其为人。至若祖孙隔世相承,其言行从同,未有终于湮没者,此又天之所以显其才而故异其局也。
如我邢氏由春秋以来,或肇于河间,或肇于婺源,或肇于饶州鄱阳,凡见于经史传记者,难以考核,故置不论。
第论徙居修宁,自汉而后,人文莫盛于宋。如苏东坡、黄山谷等,才名并显于世,而我邢氏所学,不难与诸贤并驱者。
厥惟裕公,顾乃啸傲山林川泽之间,构危楼一座于石壁莲池东,额之曰:“集贤”。时与名流硕士吟弄其间,是殆别有所见,不欲以仕进为心欤?嗣后相继而起者,时则有若汪、若冷、若叶、若李、余、胡、肖,与我邢氏共称八姓。予谓品列世族。论定于凱公之手,故次邢于冷耳。而究其实,无论《读易精言》,能发前圣所未发,即《坦斋通编》若干卷,当时著述纷纷,讵堪比擬?且予尝读李时珍本草,见坦斋《笔衡》一书,次续东坡。又读《广广事类赋》,见其引据坦斋论韩子苍法“小姑已嫁彭郎去,大姑常随女儿岸”,“孤”更为“姑”,“浪”更为“郎”,并引据坦斋论东坡赣诗:“人遇喜欢来远梦,地名惶恐泣孤臣”。更“黄公为“惶恐”,以明作诗者改名就句之非。是豈皆从《省志杂记》中来者?而渺见寡闻,深为可恨耳。
夫凱公固裕公六世孙也,余观《诗话》一册,引敦夫云:“扫地焚香闭阁眠,簟纹如水帐如烟。客来梦觉知何处,挂起西窗浪接天”。此东坡南塘诗,尝题予扇。山谷初读以为刘梦得作,则非也。其间见于他门者,考核详明,语意亦多类此,以视凱公诸书,不洵祖为作而孙为述乎。
自凱公后,如著《艾水集》、记三山、序櫟园之以忠公。又如续著《精言》,与万尚烈之《易赞》则互相发明,因同凱公、以忠公编入人物之象山钦诏,谓非远绍裕公之传于勿替也者。独不意明永乐间,于裕公之才不及片语,如《艺文》所载,坦斋竟似有伤其湮没者,则甚失造物笃生斯文之意矣。后之学者,由所见以获所未见,继所闻以得所未闻,统集我祖之书而读之,当更有奮然兴起者,是为序。
六届、清道光甲辰 (公元1844年)重修宗谱公序
岁甲辰,重辑家乘,合吴楚设局于鹤峰堂,越数月而告竣,商立公序。既而思之,我族之谱,先辈诸君子逐一搜罗,寻源溯流,剖而晰之,朗如日星,实有无庸復赘者。
昔司马子长,以旷代逸才,《史记》一书,犹以谤史见讥于后世。家乘,犹一国之史也,况我等以袜线之才,肩家乘之任,族姓殷繁,居止遼远。其间若生殁年月,若坵垄方向,或传闻失实,或蒐辑无从,披帙一览,过且滋甚,又何序之有?
然自明永乐癸卯递嘉庆甲戌,靡不有序。迄今道光甲辰,牒成六次,独无片语乎?
因溯我祖凱公赠傅氏谱序,训其子孙云:“效六顺、去六逆,人之道也”。为我氏子孙,果能遵我祖之遗训,效顺去逆,庻无忝於家乘焉耳,是为序。

七届(1)、清同治甲戌(公元1874年)重修宗谱公序
同治十三年,岁在甲戌,谨録先年知单,走告江右武宁、建昌、瑞昌三邑。暮春之初,群昭、群穆,子姓咸集,立局富川荻田之敬爱堂。
值时令之清和,叙天伦之乐事。重修宗谱,源远流长。
自周公第四子封于邢,后遂因以为氏。历秦、汉、隋、唐,代有伟人,谱牒昭然,不敢妄序。迄于宋,尊贤礼士,理学出焉。
讳凱號坦斋,中嘉定甲戌袁甫榜进士,乃我族十五天字所自出之公也。公官吏部侍郎,選举人才,无滞越之患。
是时韩侘胄当国,残害善類,窜在朝四十六日之修撰朱文正,贬其徒黄、蔡、张、李诸贤,凡有益于名教中人,一网打尽。
嗟乎?文公窜,正学贬,三纲沦,九畴斁,心传之法,或几乎息矣。我公见几,致仕归里,增黉冈书院,式廓之储书万卷。四方来游者众,下帷讲学,
日与门人继紫阳之正脉以传。
来兹数十年间,公之有補于世道人心,豈浅鲜哉?
雲阅家乘,僅纪政跡所著,未纪道统所系。不揣谫陋,略述数语以序之,然而妄甚矣。
春公二十四世孙  兴国高桥贡生雲撰


七届(2)、清同治甲戌(公元1874年)序
水一源而流万派,木一本而生千枝。我邢氏共祖坦斋公,一传而分锷、镠、镛、鑰四公,三传而分天礼、天显、天森、天宁、天荣、天才、天祥、天麟、天寿、天叔、天庆、天粹、天聪、天爵,与我祖天麒公,十五公各支迁徙。难以悉稽。
今可考者武宁有黉冈、桐坪、上青、瓜源、南阳、坑下桥、红硃坑;建昌有上河;德安有三溪垅;瑞昌有上硔、下硔等处。
而我天麒公一支,自以忠公宦楚,遂家兴国。后分为荻田桥、太屋、港东、皀壳树下、西边屋、涂家垅、打马嘴、太林垅、许家堰、孙家堰、官桥、高桥、下岩、鳌头、银山、滑石口、八斗垅、湖田尾、老觀湾、远滩畈廿余庄,户以千计,口以万计,不有谱牒,同宗几等路人矣。
粤稽唐太宗时,徵合天下谱一百九十三姓,邢与首称。厥后卜居武宁,与汪、冷、叶、李、余、胡、肖,号八宦家,族谱当必详备。元季群贼蜂起,室家尽燬,谱概煨尽。
明永乐癸卯,江右各支相邀修辑,而我兴国一派,以隔省未与。至隆庆辛未,始行合修。自是以后,乾隆丁巳、癸卯,嘉庆甲戌,道光甲辰,继修四次,斟酌损益,详且尽矣。
顾由元迄清世之相后五百余年,由吴达楚,地之相去三百余里,其中徵信者固多,传疑者亦不少。如维机公,殁顺治丙戌,后二十一年三子中报生,二十五年四子中国生。维益公生康熙壬辰,少其妻周氏五十岁,少其子中极三十四岁,少其孙继仁十二岁。诸如此类。不可枚举。
夫宗谱之修,以序昭穆,以别尊卑。今或孙长于祖,子长于父,弟长于兄,听其讹以传讹,不为考正,则昭穆反因以紊尊卑反因以淆,敬宗睦族义奚取焉。廷扬目击心伤,覔永乐癸卯旧本不可得,取辛未、丁巳、癸卯、甲戌、甲辰五届谱系,据《纪元编》参考推核。校正无谬。質诸本届主修局首业师附贡石生、堂兄监生信成、族兄县丞衔荻溪、监生碧溪、弟敦明、侄监生海坪、监生宪门、监生本臣、暨受业侄生员霁岩、泳之,与江右南阳弟生员泉香、侄范吾、上河侄生员秋门等,咸以为然。因悉更正付梓,并书其略于首,非敢訾议前人也。
惟思叙次长幼,无失其伦,祈有当于溯源反本之意尔。異日者。由疑考信,是又有望於后之达人。
天麒公十九世孙 六品衔训导荻田港东廷扬谨序

七届(3)、清同治甲戌(公元1874年)继修宗谱序
夫谱牒之葺修也,尊祖以敬宗,敬宗以收族。盖天潢所不能废,庻姓所不敢玩焉。
矧我邢氏,始自周公四子受封、以迄河间肇迁婺源历鄱阳、徙修宁而绵四方。星罗棋佈,派远支分,其尤祖泽之流播孔长,遗芳燦列,以予后人之不容玩愒者。抑又有难矣,世远年湮,懼其網罗之失缺也;残碑断碣,懼其荒烟之剥落也;楚吴隔越,山水迢遥,懼其远近之莫翕也;砥忠孝、砺节廉,惧其孤笃之未扬也。陈陈相因,抚心何慰?
幸今者荻田局董诸君子,均细针密缕,远绍旁搜,考前谱之舛讹,厘旧艺之鱼鲁,严称扬之过当,阐节烈之忠贞,扬先祖之德意,序敬爱之彝伦,自合修以来,功未有精于斯者也。且夫敬心生,则祖宗可质,诚意至,则详略胥宜。今续修之局,而讹者正之,缺者兴之,疑似者辨之,蓋皆诸君子之力倍至而南特唯唯诺诺,以从事诸君子后耳,容何裨補缺漏、有所广益?
谱成,而肃庙雍雍,宗支睦睦,此修明補订,甚不遗失敬宗睦族之至者也。南不敏,因
略叙其事以谨誌。
春年公二十四世孙 邑庠生南阳崇澍名梦南拜撰

 

七届(4)、清同治甲戌(公元1874年)序
家之有谱,犹国之有史也。同治十年辛未,建昌重修邑乘,实应邑侯陈公洛东之召,分修考校,幸得少参末议。间有未惬心处,至今尚耿耿不能释。
吾族家乘,湖北荻田庄走耗,各支商定,今岁重修。
本支诸父老委责于实,实念此为承先启后之要务,不敢辞。惟期敬所尊,爱所亲,以展孝思巳耳。夏六月到局,检阅各支世系,瞭如指掌,粲若列眉,虽未获窥全豹,不巳示实以可敬可爱之端乎?
晨夕浣薇,逐一展卷,恭读我祖坦斋公之前后传、《通编》一则、赠傅李二姓谱序、以忠公之《三山堂记》、《栎园谈麈序》及历届之重修序文、凡例、家规,举前人之嘉言懿行,盛德隆名,见诸谱牒者,皆往复流连。
诵口泽而情深,抚手泽而神悚,起敬起爱,乌容巳哉?然旧谱之蒐羅既广,新修之纪载亦周,奇文佳话必録也。详者不敢略,夏五郭公必存也;略者不敢详,補其遗,正其伪,豈免贻羞于曩昔。见有殊,闻有異,讵能取信于来兹?谱虽成,心仍未惬也。于邑乘而耿耿,于家乘独无耿耿乎?
惟幸同事诸公,和衷共济,济济一堂,互相敬爱。而江湖两省合局,实自江右远来,诸公虚白垂青,则敬之又敬,爱之爱者也。感佩难忘,命序不巳,实敢妄置一词哉?
况此次谱事,权輿在诸公,告成在诸公,实又何以赘一词哉?抑实切有请焉,局设敬爱堂,乃荻田支祠,同谱者顧名思义,毋忘敬爱则幸甚!
春年公二十五世孙建昌增生实拜譔

七届(5)、清同治甲戌(公元1874年)序
翔,赋性鲁钝,赖家君督课綦严,年二十四,忝遊郡庠。次春有欲延翔为乡塾师者,家君辄谢去之。旋命负笈省垣,肄业江汉书院。
迩年来,率弟辈课读家塾,家君犹按日课程,一切家务徵逐之事,概不使闻。惟是勤勤恳恳,冀翔出人头地耳。乃屡应乡试,未获,吐气棘闱,甚负家君裁成厚意矣,复敢与闻他务哉?甲戌春,江湖两省同宗重修家乘,徵董事者十数人,而翔与焉。翔思谱牒之辑,为敬宗收族盛举,而补缺订伪,其难不減修史。翔何人,安敢濫次吹竽哉?禀告家君擬辞。家君询悉两省董事诸前辈,慨然曰:“读圣贤书,祗期资益耳。今在局诸董事,若礼门、广文,汝受业师,若石生、明经,汝业师之师,若荻溪少府、碧溪太学,非汝业师而不啻汝业师。其余诸父诸昆属,皆文章宏博、经术湛深。其考据也必精详,其综覈也必熨贴,汝不才,弗克焜耀家乘,何不可藉家乘以广众益乎”?翔由是欣然应召,执鞭于诸前辈之前。
敬阅我祖坦斋公传赞、《通编》数则、赠傅李氏谱序、天弼公《三山堂记》、《栎园谈麈序》,以及历代名儒显宦、忠孝节廉事实、前明隆庆遗谱、国朝四修序文,縟旨星稠,藻词绮合,如窥金匮石室之藏,煌煌乎大觀也,眼界为之一阔。又况诸前辈字辩陶阴,铭搜岣嵝,亡补束诗,信倣董笔。而翔也得捃拾、校讐于其间,获益不又多乎?
今日者,谱事告竣矣,诸前辈命翔序。翔惟附述颠末,殿众序焉。厥后子生孙而孙生子,踵武者,更庆椒蕃。今思昔,后而思今,继志者共寻木本,又不知何如之踵事增华也。
天弼公十七世孙荻田庠生鸿翔 谨譔

八届(1)、清光绪甲辰(公元1904年)公序
从来视天下如一家者,至人之量也,其次则亲其亲,长其长,天下亦不难底于平然。《书》言:“百姓平章,必先以九族既睦。”盖和宗睦族之举,有大经济寓焉。
我邢氏一族,自宋吏部凱公以来,开基于吴楚两省七州县,至后裔播迁四方,更难悉举。族大矣,人蕃矣,其世相后数百年,其地相去数百里,其人又相析为数千家。于此而言睦族,族人也?途人也?况末世浇漓之风,家人每视如途人,今欲合族人悉视如家人,使之势利俱忘,少长有礼,不亦难乎?而祇此入家廟,修家乘之时,沿流溯源,爱亲敬长,秩秩乎觇大猷也。
但时至今日,万国通商之会,教术岐出,名号显张,分门别户之忧,几遍宇内。洪惟圣天子,扩如天之量,民胞物与,中外一家。而商部则增置官司,教堂则预筹保护。凡华洋交涉之端,诏谕臣民,总期无分畛域。诚恐天下之人,挟一“非我族类,其心必异”之见,怀疑忌而生辨驳,因辩驳而起競争,殊大失圣天子睦邻之本旨矣。夫以非族生灵,准诸覆载洪慈,尚不啻家人骨肉。矧我一族之众,今曰虽判为数千家,皆昔日之一家,以昔日之一家,视今日之数千家,非第数千家如一家,数千家本一家也。
垂为家教,一家仁,而一国兴仁;一家让,而一国兴让,齐家治国平天下,胥是理耳。视一族如一家可,视天下如一家亦可,是所望于我同修家乘者是为序。
八届(2)、清光绪甲辰(公元1904年)序
自明隆庆辛未以来,吴楚合修宗谱历有年矣。厥后每逢甲辰、甲戌年分,接次轮流设局重修,援为定例。
今届局立武宁六顺堂,南阳祖祠也,丙省散居地方,各举首人共襄厥事。在局数目,恒见南阳往来人,少长有礼,尊卑攸分,真得去逆效顺,克尽人道之意也。推而论之,宇宙间名臣硕彦,其道德勲猷以至于轶群蓋世者,莫不从遜顺做出。抑巨慝大奸,凶残狼毒,以至于祸国破家者,大都自悖逆,兆端可知。人道之大,莫大于顺德,洵不诬也。
楚北兴邑同事人,商酌公序,舉凡别宗派、分昭穆,沂流溯源,支分本合,前人巳叙述详明,历载谱牒,无庸复赘。
第即其堂名“六顺”者,循名覈实。以示后人云。

八届(3)、清光绪甲辰(公元1904年)序
自古忠臣孝子,其嘉言往往有一种至诚恻怛之念形诸简册间,读史者每不禁低回往复,心契而神怡。诗曰:“高山仰止,景行行止,虽不能至,然心窃向往之”。
今值重修家乘,愚忝列局中,因翻阅旧谱,载宋尚书何政赞我昺公有曰:“忠贯日月,孝通神明”。又绍兴元年九月五日,御赐“忠孝世家”四字,披览之下,欢然企慕,爰谨志焉。俾后嗣知我先人之贻谋者善,而垂裕者宏也。抑又思之,人生食毛践土,莫非君恩,身体发肤,皆系先脉。为臣为子而反悖逆乖违,以至于不忠不孝,忍乎哉?
今也異学横行,圣道几蚀,凡我子姓,无论穷也、达也、显也、晦也,务宜知为臣斯忠,为子斯孝。以为人道之卫,即以为先绪之光,其亦庶乎丕振家乘也巳。
春年公二十四世孙天麒公支文庠 楫谨譔  

八届(4)、清光绪甲辰(公元1904年)序
闻之孝者,善继善述。柱愚拙,幼庭训,长就傅,年三十犹从游,终未博一衿以慰先君之灵,尚敢云继述乎哉?
但继述首在修其祖庙,忆少时读书至此,先君示柱曰:“若我邢氏祖庙,堂庑坍塌,山水冲激,使非增阔,先灵难妥,何以抒亲睦之忱乎?然祖廟之亲睦,僅见于我祖以忠公宦居兴邑之子孙。未若宗谱之亲睦,推暨于太祖坦斋公吴楚合修之支派也。斯二者,吾有志未逮,汝深留意焉”。
越光绪辛卯冬,祀事毕,合族商修祖庙。每爨二人,董承斯役,柱襄厥事。虽一木一石之必亲,任劳任怨之不辞,而工犹屡兴屡輟。历十寒暑,弗克告竣者,则以公无一钱一栗之储积,全赖各支解囊,巨费难敛故耳。
客岁杪规模甫就,适武宁南阳贵族,邀修宗谱,今清和候隨众叔侄兄弟会集于六顺堂,及江右诸君子共勤乃事。
柱,第于本爨世系,几经校刊,蘄无讹巳。至于斟酌损益,尚有老师宿儒,无庸致词焉。
惟博览我祖天麒公支世系,自乾隆间创修祖庙,厥后翰院蜚聲,名登虎榜,明经司铎,简命作牧,代有其人,与夫身列膠庠,或岁试两三人,或科试一二人,骎骎乎乡里,颇称盛焉。
无何光绪庚辰以往,祖庙对门之宅,填高基址,窒我旺气,致令十余年文武应试不利,佥云其咎在斯。值待己亥秋,门阈高置,五载三入黉宫,固由我祖若宗之默相。亦足征阴阳之有准也。然柱之亟亟从事于二者,不过不忘父命。实非能继述也。愿此后,人文蔚起。继述元公官礼吏部《通编》以大我邢氏,是亦合修者之共幸。
春年公二十五世孙 荻田后背屋州同衔国柱敬撰

八届(5)、清光绪甲辰(公元1904年)序
吾族肇自元圣四子封于邢,以国为氏。厥后和雅精博,代著伟人。公侯将相,世袭显爵,炳炳麟麟,晃耀简册,前人之述备矣。
顾瓞绵椒衍,涣者思萃,分者思联,谱牒之厘定。曾不一举。彼曩之合吴楚为大成者,纪载纍纍,朗如日星,燦若须眉,无事赘详。
卽同治甲戌之纂修也,领袖列前辈类,皆俶傥瑰玮之彦,而先兄郡庠生鸿翔亦时仔肩。凡所为,上治宗祖,下治子孙,旁治伯叔昆弟者,斟酌损益,尽美且善,方之欧苏古法,有过之无不及焉。亦越于今,阅人成世,生齿益繁,又若散而无纪,纷而未理,且日久而朽蠧为患也。
壬寅冬,江右宗兄少生贲祠,邀葺家乘。祠方鸠工,凤等塞责,不克分身,未果。叠移岁,鼛鼓停挝,遂赴南阳,立局于六顺堂。董斯役者,复不以凤为昏塞,得附尾末。
取我太祖吏部侍郎坦斋公之《通编》一则、赠傅李二谱序、始迁祖兴国府判西川公之《三山堂记》、《栎园谈麈序》,逐一敬诵,周阃洞奥。见其议论正大,考覈精详,挥斥万有,牢笼百態,襟怀傥阔,眼界一空。孟子云:“孔子登东山而小鲁,登泰山而小天下”,诚哉,是言也。惜乎!《笔衡》一书,《艾水》一集,未获全窥,于心有所蓟耳。
若夫续修之任,補脱略,正舛谬,叙颠越,校鲁鱼,此悉公等力也。凤特因人成事而巳矣,早夜以思,汗殊甚,何序之有?
然凤窃有愿焉,倘藉我祖元圣在天之灵,佑啟后人,昌大门户,以绍厥芳、徽行。将以制礼作乐之才治谱事,则继序其皇。想公等应亦畅然满志,曰:“余有后,弗弃基也”。
天麒公二十世孙 兴国荻田新屋下训导鸣凤谨撰

八届(6)、清光绪甲辰(公元1904年)序
我邢氏宋吏部 凱公裔也。公以理学名臣,崛起于宋宁宗朝。其曾孙天字派者十五公,袭庆承庥,闢基于江西湖北各州县。厥后邢氏家乘修同两省,期凖三十年。
自明永乐、隆庆迄我朝乾、嘉、道、同,合修者已经七次。今岁在甲辰,屈指又三十年矣。修宁、南阳诸公以谱值入修,召臧于六顺堂开局。遐尔偕来,群贤毕集,一堂上济济跄跄,盛事也,旷典也。臧登堂之顷,大有望焉。从古君义臣行、父慈子孝、兄爱、弟敬,非所谓六顺欤?
我太祖吏部坦斋公赠傅氏谱序,曾谆谆以效顺立言,为傅氏子孙勗。昔以勗傅氏者笔之谱,今以自勗者名其堂,率乃祖攸行。凡我同宗,其体此意乎?臧犹忆同治甲戌,设谱局于荻田之敬爱堂,先君子往襄谱事。谨献序章。当时顾名思义,以敬所尊、爱所亲,恳恳为我同宗者望。归而示儿辈以序言。并诲儿辈以序意。时臧年甫弱冠,从诸兄后,誌之不敢忘。
呜呼!先君子今往矣,臧不才,承先君子教泽,登乙酉科贤书,四试春官,未获一第,负先君望尤多矣。然臧窃思天下效顺去逆之人,皆可敬可爱之人。
我邢氏世世子孙,果守此效顺遗训,不惟我太祖在天之灵,启佑我后,即我先君子敬爱堂中一序,早绳其祖武,示我周行矣。先君子顾“敬爱“之名而思其义,臧仍思“六顺”之义而重其名。父作之,子述之,是我邢氏谱牒中添一 篇肯堂文字也,用质之同事诸先生,其许我否?
建昌春年公廿六世孙乙本酉科举人揀選知县希臧顿首拜撰

八届(7)、清光绪甲辰(公元1904年)序
今夫家乘之修,原其体则敬宗收族,究其用则旌义録善。而充其量则必有丰功伟烈,振一代之乾坤,然后光耀谱牒,方为祖宗之贤孙。
我邢氏基开周初,派别宋季,数十代之遗泽难忘也。试思兼戎狄,驱猛兽,周公鸿业,古今仰之。至我凱公以吏部文章绍元公,制作可谓绳其祖武矣。又况自周迄今,其间伟人指不胜屈。祖德宗功于斯为盛。
方今醜類猖獗,华夏宽容,属在版图之民,皆有攘夷之任。矧姬公遗祚,尤当法祖乎烈。斗筲小器,樗栎凡材,意愿僅讬诸空言,措施难征诸实践。
然局开六顺,原多四民之秀;谱合两省,豈乏三代之英。苟其志在法祖,安见周公令绪难缵于今日也。且伦类虽殊,赋畀则一。睿哲之姿固可安行,鲁钝之质,亦可勉致。
文王我师也,周公豈欺我哉?凡我子姓,人无论知愚,时无分显晦,居家者心存孝友,立朝者节励荩忠,则后昆与前列承休,斯家乘与国史争光矣。
春年公二十六世孙  荻田涂家垅禧烈名瑞应谨撰

八届(8)、清光绪甲辰(公元1904年)序
溯自河间开源,黉冈继绪,十五公之遗泽长矣。由是瓜绵椒实,棋布星罗,或迁楚北,或籍西江,寥寥数千家,相隔数百里。每于春秋燕享,桑柘鷄豚,求一敦布衣昆弟之欢,几不可得。而惟修辑家乘,得收族敬宗义焉。
椿忝蒙祖眷,登拔萃之科,订同年之谱。犹忆朝考揭晓,同姓多才,以一等授京职者三人。穆然思周姬遗祚,蕃衍于江楚数千家之外,散处于十八行省中者,亦复不少。所惜籍谈在座,祖典难稽。张骞乘槎,河流别出,不能视天下如一家耳。
椿尝手履历一册,廷试两篇。西沂修江之源,北走瑞昌,直达富水,以进质于宗先生,宗先生优礼之,不以长揖见拒,蓋離索又有年矣。
乃者,读礼梓乡,就聘于本邑之公学。适重修家乘,举事南阳,幸得从主讲余闲,侍诸君子左右。诸君子鸿才硕望,纂修删定,讵必游夏之赞一辞哉?念我先公,文垂秋实,书纪《通篇》,代有名人,芳流累叶。所冀先烈丕承,英才蔚起。
际此朝政维新,海氛不靖,得有人焉。如节度之辅唐,侍郎之翊宋,则又不独我江楚数千家之幸,而家乘将与国史争光焉。至所云收族敬宗者,僅僅守家训可也,诸君子以为何如?
建昌春年公二十七世孙 历署高安金谿县教谕拔贡生大椿撰
九届(1)、民国甲子(公元1924年)序
维十有二年,癸亥夏,族以续修宗谱事,走告吴楚各庄诸父老,皆许诺焉。
越明年甲子春,设局荻田之祖祠。工不辞劳,用无旷费,七阅月而谱将成帙。乃置酒于敬爱之堂,少长列坐,秩然有序。维时凉风解暑,白露迎秋,木樨花开,香扑酒缸。一堂之中,彬彬文雅,令人神往。昔日侍郎公府第之胜,遗泽猶未艾也。酒酣,同人遂欲序其事。
窃以天下事,有不易之理,断无不易之例。理者万世之大经;例者一时之权宜。古人据理以制事,是谓守经,应时而变例,是谓达权。经权之用,乃做事之良规也。
我族吴楚合修,迄今三百余年,谱订八届,类皆卅载为期,藏在宗盟,从无变例。今忽更为廿稔者,似于继志述事之道,有所未尽。第以年代递嬗,事实丛密,书地书人,纵备似续之数,而纪年纪月不无脱略之词。倘仍循旧例,不少变动,诚恐以讹传讹,后难征信。故曰“存理无妨变例,守经尤贵达权”,兹之纂修,职此意也。
夫一姓之宗谱,闗系非轻,合两省之列祖列宗,及数十代流贻之麟趾凤毛,滙萃于简册中,披览一过,且相爱相敬而不能巳。矧他日,或同事于仕宦之场,或相晤于都邑之会,询其里居,道及宗派,便知某公某支,如素觌面,其相敬相爱、欢欣鼓舞,更何如耶?可知诸父老之许诺,与同人之辑修,犹是继述之意也,而豈故为变例哉?后之有志家乘者,尚其谅之。

九届(2)、民国甲子(公元1924年)序
盖自士习嚣张,纲法沦斁,言论、潮流,震荡沸腾。末学小生类,皆矜蟲刻,斗雞距,几于户有藏版。人尽著书,而家学之渊源,冠冕而弁髦矣,黄钟而瓦缶矣,此非今日之洪水猛兽哉?
我邢氏导源周胤,至宋坦斋公,儒术吏治,爛然国史。今之散处吴楚间者,皆公裔也。家乘之辑,自明以来尚巳。
吴楚合修,巳历八次。大率三十载为期,清光绪甲辰谱至民国甲子二十一载耳,宗老感时序之迁流,痛家训之刓敝,大惟祖典放失是惧,乃从亟修辑。设局荻田敬爱堂,殺青既竣,江右同人商立公序。
夫序者,序言、序事,昭示后来之意。本届家乘,葺从旧制以从事,未另生一说,别参一解,何序之有?
然披览谱牒,我祖嘉言懿行,足以传家教者前人谆谆垂训,俾吾侪子孙熟悉而庄诵之,油然而孝弟生,秩然而敬爱著。毋或敢作聪明以乱旧章,曰:吾祖秉礼之家教,犹煌煌如日星也;毋或敢越高曾之矩矱。狗污俗之时趋,曰吾祖黉冈之遗训,犹昭昭在人耳目也;毋或敢纵寻斧而忘本根,恃富贵以骄贫贱,曰:吾祖望烟楼之世德,犹藉藉在人齿颊也。则所以念祖德者在兹,所以诏后昆者亦在兹。浇风漓俗,庻可少減于万一云,因书此以为序。
九届(3)、民国甲子(公元1924年)序
原夫物本乎天,人本乎祖。祖宗之德泽,藉家乘而永传,家乘之详明,由孙子而考订,家乘之续修,豈不重哉?
文自幼读书,愧未获一矜光我宗祖,而于敬宗收族之谊,耿耿未能忘于心。我邢氏皆侍郎凱公裔也。自明永乐至今,吴楚合修九届,清同治甲戌,局设荻田祖祠,族不予弃,文得与诸父老共勷厥事。迄后光绪甲辰,局立武宁之南阳,文亦得与赞修焉。今岁甲子,两省又议重修,设局于敬爱堂。举凡補阙弭略,芟伪正讹,文犹得忝参末议。
牒成,诸君子嘱文附序。自愧学识浅陋,抱恨良多。幸马齿叨长,年垂八十,局住三届,依然读我祖嘉言懿行,不觉心往神驰,令人起敬起爱而不能巳。愿我吴楚子孙,是则是效,务各敬其所尊,爱其所亲,差可质先人,胥联族谊,克尽敦睦之道。
然文之望犹未也,当今环球竞争,人心鼎沸,国本飘摇。欣冀后起英材,推敬宗之心敬国,爱族之心爱民。若节度之辅唐,侍郎之翊宋。庶丕显承谟,后烈与前辉相映;垂勋青简,家乘与国史争光。则昔日元公之遗风,豈少減于今日哉?是为序。
春年公二十四世孙 鳌头庄职员文明谨撰 

九届(4)、民国甲子(公元1924年)序
昔司马子长之记史也,原春秋而立极,后世之家乘,倣欧苏而定规。举凡书年、书月、书地、书人,较之史氏之记载为更密,而豈轻为担任哉?
今春二月,族以续修事托余,余以年老才拙,不敢胜此大任。乃谊不获辞,遂怂恿就局,以襄厥事。一夕篝燈兀坐,检阅旧谱,知我邢氏自明永乐间,江湖两省合修。其时或百余年,或数十年,代远年湮,不无遗漏。至隆庆时,订期三十年为一次,每逢甲辰、甲戌,轮流设局。荷祖宗之栽培虽代有伟人,而于三十年之成规历无变更。
近因光绪甲辰届,局设南阳之六顺堂,告竣后,迎谱归家。宗老披阅实録,间有鲁鱼帝虎之讹,若遲之十年,老成凋谢,文风日薄,以讹传讹,将有不可复识者。于是合族提议,遂易甲戌年限,移之今岁甲子。
越数月而牒巳成,同人嘱予作序,予愧学识浅陋,何序之有?况披览累世谱牒,或推邢氏受姓所自始,或详其爵秩,或録其功绪,与夫先人嘉言懿行,以及吴楚支分派别,靡不纪载详悉,朗如日月。则所以继先绪者在兹,所以垂后昆者兹亦在兹,是为序。
春年公二十四世孙 府知事 政谨撰

 

九届(5)、民国甲子(公元1924年)序
从来家之有谱,必其精而且详,俾后世孙子咸知渊源有自,克尽敬宗爱族之谊。
我邢氏散处吴楚间者,皆宋吏部凱公裔也。家乘合辑,自永乐隆庆以来,业巳八次,大率以卅载为期。清光绪甲辰,局设武宁之南阳,距今二十一年矣。宗父老恐生齿日繁,等家人如秦越,则我祖敬爱之遗训奚存?
客岁合族提议,将甲戌年分移至今春甲子,命华走告江右。华念此为承先启后之要务,不敢辞。乃由鄂之赣,执讯各庄。迄今二月,踴躍争先,届期毕集于荻田敬爱堂,越数月而告竣。
值此时势多艰,华胄宫室,尽为禾黍;衣冠人物,沉于干戈。我族犹得聚首一堂,共勷厥事,讵非一时盛典哉?至举从前所辑之牒,遂一检阅分明,考订详细,不过为所当为,华何敢序?但愿后人敬所尊,爱所亲,毋忘先人吴楚合修之至意云尔。
春年公二十五世孙 荻田桥保卫团团总毓华敬撰


九届(6)、重修宗谱序
惟十有三年甲子春,族以续修宗谱事,设局于荻田之敬爱堂。一时俊彦毕至,少长咸集,诚盛事也。余以七旬残龄,猥蒙不弃,掀髯登堂,与闻大典,至荣也。
粤稽我族自周初受姓,宋季别派。源远流长,十五公之遗泽既久;瓜绵椒衍,十八省之散处亦多。燕、晋、齐、秦,概未通籍,吴、楚合修,历今九届。睦族敬宗,前人之术备矣,纪年书事,后人之责奚辞?
况吴、楚相距数百里,户口数千家。前清光绪甲辰,我族续修宗谱设局武宁之南阳,世系渊源非不宛然在目。事实丛脞,难免帝虎鲁鱼,迟之又久,传疑滋多。
于是父老商议,变卅载之定例,为一时之权宜。将后届甲戌移至今春甲子,提前续修,务期更正。且合两省不易会晤之宗人,详载谱牒,披览一过,得悉其里居支派,与夫生平遭际、父子兄弟之離合,不啻同堂共语,是又合族之至愿也,而豈非我同事诸人之欣哉?
兹当谱牒告成,爰书数语以缀其末,诸君子谅不河汉余言也。
春年公二十六世孙 职员荻田港东庄渠敬撰

 

九届(7)、重修宗谱序
家之有谱,犹国之有史也。以韩退之之才,不敢肩作史之任。况余谫劣,何敢濫次吹竽。屡膺谱局之重任哉?
前清光绪甲辰,我族续修宗谱,局设武宁之南阳。蒙诸父老不弃,使得承乏其间,方愧才疏学浅,无以称继述之旨。
今岁甲子,合族提议续修,局设荻田之敬爱堂,不以奎为老誖,复使冒居谱局,共勷厥事。奎自思衰老残年,于前人功烈,既不足叙述一二,后人事实,又未能悉心考察,详加更正,其不为人口实也几希。余滋愧矣,然因之重有感焉。
概自民国光复,军旅连年,戎马蹂躏,海宇殆遍。人生斯时,譬如墜秋风之籜于狂波万折之中,父子兄弟至于流离失所者多矣。我族承祖宗厚泽,彼苍眷顾,倖存于兵燹之馀。吴楚分居,士农乐业,乃得合两省之父老,叙千秋之昭穆,溯源探本,异地同堂。每当风晨月夕,相与追述元公之制作、吏部之文章,方欣继起有人,祖泽盖未艾也。
至于补阙叙略,芟芜正讹,是所望于局中诸君子,豈必奎之赞一词哉? 
春年公二十六世孙 荻田国学奎敬撰

九届(8)、民国甲子(公元1924年)序
昔者,班氏赋西都曰:“国藉十世之基,家承百年之业,士食旧德之名氏,农服先畴之畎亩”。蓋故家旧德,所以维系国运而釀成杜会之风俗者,所由来远矣。
我邢氏受姓于周,历秦、汉、唐,千有余岁,保世滋大,寖炽寖昌。宋嘉定朝,侍郎坦斋公,以名宦致仕,世居豫宁,其后或仍旧居,或事迁徙。今之鄂、赣两省,棋布星罗者,皆公苗裔也。第支分派别,地易时移,迹远情疎。觌面吴头楚尾间,似若秦、越人,漠不相闗注。幸家乘合辑,敦溯渊源,俾大宗小宗、十世百世,披览谱牒如同咫尺,有不油然而敬爱生者乎?是续修之举,不可视为缓图也。
今岁甲子,两省又议重修,设局荻田敬爱堂。瓜源父老,命镒赴局襄事。虽年少器窊,于数典无能为役。然合两省之族长宿德,藐予小子,周旋奉教其间,非所谓宗庙之中以有事为荣者哉?
嗟夫,世变凌迟,劫灭漂荡。乔木世家,降在皀隶,金貂华胄,淪於流傭。惟吾族守枋元宗,于焉同歌哭,于焉长子孙,尚得集衣冠、文物、削简一堂,相与詠世德之骏烈,诵先人之清芬,何莫非祖宗之膏泽,周余之孑遗哉?
继自今孝子慈孙,旴衡时代,憬念前烈,知吾祖之深仁厚泽,所以涵养而培植之者,其来有自。所谓“士食旧德,农服先畴”者,不益信而有征哉!诗云:“无念尔祖,聿修厥德”。后之仰堂构、新箕裘者,其必有念于此。
春年公二十六世孙 瓜源庄法政肄业秉镒敬撰
十届(1)、民国丙戌(公元1946年)重修宗谱公序
夫序者,记其事,昭示来兹也。若修谱公序,寓意犹远且大矣。
我邢氏姓受周姬,源开河间,黉冈继绪,十五公遗祚孔长。
自明永乐癸卯吴楚倡议合修,迄今四百余年,期历十届。谱牒告成,将何事以记,何辞以立序乎?
窃读我太祖坦斋公赠傅氏谱序,以“毋恃富贵而为贫贱忌,毋因贫贱而为富贵疾。”其敬宗爱亲之念,为傅氏子孙勗,又以六顺六逆为傅氏子孙效去。我先人克绳祖武,以太祖勗傅氏者,名其堂勗后嗣。轮流设局于敬爱、六顺堂,藉联宗谱、循名竅实以立序,其寓意垂训,讵不远且大耶?
然而良弓之子学为裘,良冶之子学为箕,父作之,子述之,足以征前人风教德泽、丕显谟者,必其后人继志述事、丕承烈也。家教之流风遗俗,由来有暂矣。是以楚荻田庄由赣迁徙,族大人蕃,不以赣庄式微,恪守先人遗规,惠然来联宗盟。凛乎,毋恃枝叶之茂而牋本根、祖训,其敬宗爱亲之谊,无愧乎敬爱堂寓意。我赣各同宗宜为何是则是效法乎六顺之旨,克尽兄爱弟敬之忱,以求毋忝乎六顺遗义,而守宗盟于勿替。其所以纪事者在兹,其所以寓意垂训者抑在兹也。是为序。
十届(2)、民国丙戌(公元1946年)重修宗谱公序
维卅五年丙戌春,吴楚同族云集荻田庄议修谱事,当日父老佥诺焉。迨夏初,局设江右六顺堂,各支咸来,少长有序,分工合作,勤将其事,诚难常胜会也。
然稽家乘重辑,甲辰以前卅载为期,甲子以后二十年定例。今次期非届卅,例非在廿,仓卒乃事者,局势然也。
当夫日寇压境,国难临头。凡我族人士流离失所,田园大厦破坏几遍。询诸各庄宗谱,
一并焚燬殆尽。虽有一二旧牒可寻,亦属残篇缺本。前人九举作述之功,危如千钧一发,其弗堕没者,特赖先灵隐为呵护耳。
值兹虜平海清,人绥物宜,流离者复归其业,破坏者仍旧其观,而族谱渊源,应蒐辑其重修。此正二三十年中,敬宗、收族、绍前垂后一大闗键时也,豈可疏忽乎哉?况巳亡之窀穸,须增载也,现生之丁口,须添记也,祧继承宗、男娶女适,又须逐次註明也。故坐局同人居当为职,抱坚为志,乘可为时,勉乐为力者,以谱不如期修,欲后有期之继,尤冀衔接续修如期,期其无期者也。
是举也,阅四百三十有三日,谱乃告竣,公因序之。时岁在丁亥仲夏望日也。

 

十届(3)、民国丙戌(公元1946年)重修宗谱公序
丙戌春,吾族江湖两省提议重修宗谱,设局南阳之六顺堂。用以菲材,承本支父老之嘱,由楚走吴,忝任其事。越十数月,谱始成帙。暇与江右同人,毕集团坐,纵怀畅饮,叙天伦、谈敦睦、昭亲爱也。少顷酒阑,咸以谱事告竣,嘱用序之。
窃思吾族之谱,创修于明永乐间,继述到今,已届十次。其中书地、书人、记年、记月、与夫缺者补而讹者正,疑者辨而芜者芟,前辈诸君子详且尽矣,又奚俟以序为?
夫序者,叙事以传后也。或序以学,或序以官,有或序以德,亦有或序以寿,辞意虽异,其表善状一也。
粤稽我族受姓,始自姬周,继居河间。厥后迁婺源,徙鄱阳,汉唐之间,代有名人。至宋我太祖凱公,承祖父遗泽,遂于修宁西坑家焉。公号坦斋,少聪敏,长而博学多文,举进士,官侍郎,声望闻于当世,而当世之士皆慕焉。
用阅家谱,记公著有《通编》一则与赠傅李两姓谱序,然后知公之学富;清理铨政,一时人才无滞越之患,然后知公之官显;架望烟楼,赈济贫乏,遐迩得甦者无算,然后知公之德厚;致仕归里,赋诗自娱,生年八十有九,然后知公之寿长。学也,官也,德也,寿也;有一如此,足得序以传不朽,矧四者而兼之乎?嗟乎!公之距今数百年矣,使我邢氏子孙果能採公之风,步公之尘,励学以致官,积德以致寿,炳炳然书诸宗盟,庻几光前勗后之一助也。
噫!族谱要事也。越此二十年或三十年,又有经心追远之士,出而提倡续修,而于列祖之嘉言懿行,必详加蒐辑而阐光之。用不敏,弗能逐次表彰,谨书凱公学、官、德、寿四字,渡流于后,以示不忘之至意,曷敢序云哉!
春年公二十七世孙阳新县高等模范毕业荻田国用谨撰

十届(4)、民国丙戌(公元1946年)续修宗谱序
吾族自明永乐癸卯创修宗谱,厥后续修凡八次。由永乐癸卯而隆庆辛未而清乾隆丁巳,此两次,年之相去也远。由乾隆丁巳至乾隆癸卯,相去亦四十余年,由乾隆癸卯至光绪甲辰,其间五次续修,大率凖三十年一次之例。甲辰以后,改订二十年一次,民国甲子续修照新例也。至甲申又届续修之期,值国难不克举行。然未久而国难纾矣,吾宗谱仍可续修,诚吾族之幸也。
吾先祖凱公之裔,遍布赣鄂两省,丁户繁多,住地遥隔。向来修谱,两省迭为宾主,按次轮流设局,以均劳逸。
此次局设赣之六顺堂,通知各庄推举襄理人。谦稚年浅识,方负笈求学。父老未察其菲,而以襄理委之,坚辞不获。辍学诣局,深虞弗克胜任。所幸成规可循,旧牒可稽,两省之老成英俊萃会一堂,可资教益。且负责较重者,在本户支谱之審查校对。勤慎将事,罔敢怠忽,庻几少愆耳。然则此次续修之成功也,赖前人创修及历次续修,规模己具。亦赖此次与于续修之老成英俊,筹划周详谦不过塞责而巳,何敢妄序。
惟谱以敬宗、收族、仁教之旨也。吾谱之修,今十次矣,前人本仁孝之旨修谱,后人因谱而生仁孝之心。于是历百千世而谱不废,续修无已,而先祖之灵默慰,必锡福无疆,保世滋大。此谦穆然遐想,而因以序言,预为祝也。
春年公二十八世孙廷谦敬撰  

十一届、共和戊辰(公元1988年)续修宗谱序
吾族此次续修宗谱,是继民国三十五年丙戌参修后又一次意义重大而刻不容缓的任务。
丙戌至戊辰,屈指己有四十二年之久。时过境迁,事物在不断地发展,人类在不断地变化。欲承祖德,必依家谱以传千秋不朽,要看后秀,也赖族誌以达万古常新。但回顾丙戌修谱刚告结束,随卽我国经历了三年解放武装斗争,加之年限日久,鼠噬蠧蚀,致使原有家谱多数散失、焚毁,残缺不全。幸有高桥六房僅存一册,才能略见全貌。同时我族派衍分支,分布鄂、贑、皖三省。由于路途遥远和其他原因,有丙戌修谱未曾参加。从“尚”派以后,就排辈不清,这就几乎使祖宗业绩无所稽考。加之现在国泰民安,家族的兴旺发达空前未有,日月光华,人文蔚起,又急需修谱待续。因此,乘此龙年盛世,续修宗谱,是涉及对先代祖宗寻根溯源,对后代儿孙蕃衍长流,以达到承先啟后,继往开来,使水有源头,木有根本,人伦有别,长幼有序。这是祖国几千年的传统美德,吾族素称文明,理应崇尚。另一方面,从祖国解放后,由于工农业以及各项建设事业的飞躍发展,重整山河,使土地原址几易旧貌。土地制度几经变迁,吾族原有的山林、湖泊、草原、港湾、风景名胜、烈墓遗址,此次续修宗谱有必要作了原始记述。这不但对吾族后代了解先人,宏开基业,而且对后来了解地方的人文、地舆,为基本建设的墈察、文化学术的考查、地方誌书的参修,必将保存和提供可贵的历史资料。同时,在原族谱中有了原始记载,这对地方各族世代睦邻友好、紧密团结、同建四化、振兴中华,也必将产生深远的影响。
再者,此次修谱,又本着国家统战政策精神,对已故和现存的人和事的叙述,坚持了历史唯物主义观点,从客观现实出发,按历史的本来面目实书直録,不带偏见,这就达到互相团结,共同进步,兴族兴邦的目的。
物华天宝,人杰地灵。回首河间故郡,钟毓青山千秋笑,放眼艾水世泽,精博门第万古传。基于这一宗旨,僅书斯序。
 



分享按钮>>淳溪邢氏宗谱传承800余年
>>邢氏宗谱总述